书画百科-书画艺术网旗下最专业最具权威的书画艺术百科  > 所属分类  >  建筑   
[1] 评论[0] 编辑

坦赞铁路

(图)坦赞铁路坦赞铁路

坦赞铁路由中国坦桑尼亚赞比亚三国合作建成。为赞比亚、马拉维等内陆国家提供新的出海通道。中国先后派出工程技术和管理人员5.6万人次,高峰期间有1.6万中方人员在现场施工。

#$$$$$$$$$$$$$$$$$$$$$$$$%

基本概述
(图)坦赞铁路坦赞铁路援建人员在船上

坦赞铁路是迄今中国最大的援外成套项目之一。该铁路东起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西至赞比亚的新卡比里姆博希,全长1860公里,由中国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进行勘测、考察、设计并帮助坦、赞两国政府组织施工。该铁路穿坦赞部分高山、峡谷、湍急的河流、茂密的原始森林,有的路基、桥梁和隧道地基土质为淤泥、流沙,沿线许多地区荒无人烟,野兽群居出没,全线工程浩大,技术复杂,施工条件异常困难。全线建桥梁320座,总延长米为16520米;隧道22座,总延长米8898米;兴建车站93个;建设房屋总面积37.6万平方米。该项目于1968年5月开始进行勘测设计,1970年10月正式开工,1976年7月全部建成移交。为建设这条铁路,中国政府提供无息贷款9.88亿元人民币,共发运各种设备材料近100万吨,先后派遣工程技术人员近5万人次,高峰时期在现场施工的中国员工队伍多达1.6万人,在工程修建及后来技术合作过程中,中方有64人为之献出宝贵生命。铁路建成后,交由坦赞两国组成的铁路局共管。其后,为保障铁路的正常运营,中国继续提供无息贷款,予以技术合作援助,并派出专家和技术人员参与管理或提供咨询。截止1999年底,累计派出专家近3000人次。

#$$$$$$$$$$$$$$$$$$$$$$$$%

坦赞铁路建成后,成为把坦赞两国连结在一起的一条主要交通干线,为赞比亚出口铜提供了一条新的、可靠的出海通道,打破了当时南非种族主义政权的封锁,保证了赞比亚的主要收入来源。20多年来,坦赞铁路促进了坦赞两国经济发展和城乡物资交流。铁路沿线涌现了不少新兴城镇,成为各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同时,这条铁路也为支援南部非洲的民族解放斗争发挥了积极作用。尼雷尔高度评价说:中国援建坦赞铁路是“对非洲人民的伟大贡献”,“历史上外国人在非洲修建铁路,都是为掠夺非洲的财富,而中国人相反,是为了帮助我们发展民族经济。”卡翁达总统赞扬说:“患难知真友,当我们面临最困难的时刻,是中国援助了我们。”坦赞两国人民乃至整个非洲把坦赞铁路誉之为“自由之路”、 “南南合作的典范”。

#$$$$$$$$$$$$$$$$$$$$$$$$%

富裕之路

1968年5月15日,坦赞铁路建设在坦桑尼亚境内开始勘探;

#3$$#%%%%%%%6$

1970年10月26日,铁路在坦桑尼亚境内开始施工;

#3$$#%%%%%%%6$

1975年10月22日,铁路全线开始试运营;1976年7月23日,铁路全线正式运行。随着这一个个特殊的日子,坦桑尼亚人越来越多地投身到铁路的建设和运营管理中。

#$$$$$$$$$$$$$$$$$$$$$$$$%

且不说坦赞铁路沿线直接间接受益的当地百姓,就凭铁路30年来平均年运输50万吨各种货物、平均年运送50万人次的旅客,至少拉动着坦桑尼亚邻近赞比亚的南方三分之一以上地区的经济发展。出生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美籍非洲人、非洲史专家杰米•蒙松经过多年对坦赞铁路的研究后认为,坦桑尼亚人的聪明才智把坦赞铁路演变成为出乎设计者和建造者们意料的、有助普通百姓摆脱贫困的“铁路沿线市场经济”。 #3$$#%%%%%%%6$

尽管坦桑尼亚目前仍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但是坦赞铁路和坦桑尼亚境内另一条铁路线TRC长期以来一直在以铁路沿线市场经济的模式,改善和提高着坦桑尼亚大众的生活质量。铁路沿线百姓已经改变了传统的“吃饭一棵树(香蕉、芒果、椰子、木瓜等树)、穿衣一块布(围绕全身蔽体的坎噶粗布)、做饭烧水三块砖(支撑锅底用的砖或石头)”的生活方式。到2004年底,铁路沿线的百姓每人日均可支配生活费用已经超过1美元。 #3$$#%%%%%%%6$

中国援建
(图)坦赞铁路坦赞铁路援建船只

坦赞铁路全长约1800多公里,从勘探到竣工整整花了10个年头。上世纪60—70年代经济困难的中国为此投入了巨大的财力和人力,实际造价一增再增,59名中国工人还献出了生命。如今40岁上下的人,很少有不知道坦赞铁路的,中国政府为修建这条铁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于是人们对这条铁路的援建是否值得提出了疑问。当时中国援建坦赞铁路到底是不是“打肿脸充胖子”? 有关坦赞铁路的动议传到中国后,周恩来已经看过了大量有关资料。援建坦赞铁路事关重大,他不得不慎重思索。

www.18art.com

商业部长向大使表露总统心迹
1964年12月29日,坦桑尼亚第二副总统卡瓦瓦正式约见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何英,告诉他,尼雷尔总统希望尽快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何英大使迅速将这一重要信息报告给国内领导人。1965年1月8日,何英按国内指示约见尼雷尔总统,表示我国领导人热烈欢迎他访华。随后,何英大使回国进行接待准备。正当他试图从以往的接触中揣摩尼雷尔总统访华的意图时,坦桑尼亚政府的商业合作部部长巴布率贸易代表团先期抵达北京。2月10日,两人会面,在例行的礼节之后,何英向巴布询问道:

#$$$$$$$$$$$$$$$$$$$$$$$$%

“据你所知,尼雷尔总统访华究竟要谈什么问题呢?”巴布低头看了一下手,又看了一下翻译,目光直射何英:“总统非常希望修建坦尼桑尼亚—赞比亚铁路,可能会提出要求中国帮助修建。”巴布的目光并没有离开何英,他似乎在目测中国政府对此事的态度。“尼雷尔总统为什么会想到要中国帮助修建这条铁路呢?”何英认为此事关系重大,应尽可能弄清原委。巴布部长简要地说:“去年,坦赞政府曾一起向世界银行提出援建坦赞铁路的要求,但被婉拒,坦桑尼亚副总统卡瓦瓦访问苏联时,又要求苏联政府帮助修建这条铁路,不料苏联政府不加考虑就拒绝了。尼雷尔对此很失望。在遭到各方拒绝后,尼雷尔发誓道,我就是牺牲自己也要修成这条铁路!”“这条铁路的修建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有巨大意义。”巴布在结束自己的讲话时,突然放低声音:“在遭到世界银行和苏联政府的拒绝后,我想尼雷尔总统绝不会再去品尝当面遭人拒绝的滋味,他向中国政府提出援建的方式肯定是婉转的……”何英赞同地点点头:“中国政府至少会体谅总统的难处。”

#$$$$$$$$$$$$$$$$$$$$$$$$%

周恩来拟给非洲朋友一张“中国牌”
何英大使的报告送到了周恩来总理的案头。号称“非洲活档案”的何英,对坦赞铁路的修建情况提供了相当完备的说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东非铁路、海港公司曾经进行过踏勘并提出考察报告,认为修建一条连接东、中、南非的铁路是可行的;英国亚历山大•吉布合股公司也认为可以修建这条铁路,但必须“采取有效措施发展沿线地区”,否则不应修建。世界银行和一些西方国家则认为“没有必要修建这条铁路”,显然是带政治性而不是经济性的。周恩来心中大体有数后,再次询问何英:“你认为我们应不应该帮助修建?”何英认为:修建这条铁路已成为坦赞两国的迫切愿望,从战略高度考虑,有必要援建很快,对外经委主任方毅被召到总理办公室。他主管援外工作。 #3$$#%%%%%%%6$

隔着宽大的办公桌,周恩来直截了当地问道:“方毅同志,你在越南战后经济恢复时期担任总顾问时,曾帮助他们突击抢修、恢复铁路交通,你对铁路建设还是有经验的。坦赞铁路大约1800多公里,你认为我们有没有可能帮助他们修建这条铁路?”方毅神色平静,望了一阵天花板,说:“这条铁路就按国内的建设费用来说,少说也得十几个亿人民币;如果铁路设备全部由我们提供,那十几个亿也打不住。像我们这样一个刚刚摆脱困境的国家,一下子拿出这么大数字去援外,恐怕国力吃不住。"“那你的意见呢?”周恩来问。“用这样大的数字去援建一条铁路,不如用这笔钱去援建一些中小型项目,可以帮助许多非洲国家建设几十个乃至上百个厂矿、场馆、商店……”“你说的也有道理。”周恩来点了一下头。“一下子拿出几个亿、十几个亿来搞援外,确实超出了我们的国力。如果不是一下子,而是分为几年,一点一点拿出来,比如7年、8年、10年,你觉得怎么样?我想那时我们的国力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况且坦赞铁路不会马上动工,这个问题还比较复杂。” 见方毅依然紧锁眉头,周恩来深入地谈着自己的看法:“坦赞铁路对坦桑尼亚和赞比亚来说,不仅具有经济上的意义,更重要的是还具有军事上和政治上的意义。坦赞铁路一定要修,至于由谁来修,可以是中国,也可以是其他国家。 www.18art.com

“如果中国同意修建,肯定会引起西方一些国家的恐慌。他们有可能被迫接受承建任务,也许是一个国家,也许是几个国家共同承担。这样尼雷尔总统和卡翁达总统手中就掌握了一张王牌,他们就可以在西方国家提出附加条件或漫天要价时,打出中国这张牌。”周恩来特别强调:“这不是开玩笑,也不是一种政治游戏,关键问题是中国必须真心实意地同意帮助修建,不能说说而已。”方毅理解周恩来这种大局观,表示:“总理,不管有什么困难,我们也要帮助修建坦赞铁路。”

#$$$$$$$$$$$$$$$$$$$$$$$$%

赞比亚总统来京提要求

#3$$#%%%%%%%6$

(图)坦赞铁路坦赞铁路援建人员

1967年6月23日下午,周恩来与来访的赞比亚总统卡翁达举行了会谈。李先念和陈毅参加。双方谈了两国的形势之后,周恩来说到正题:“我们希望听听阁下在铁路问题上的意见。”卡翁达为此而来,马上接过话茬:“对于这个问题我们研究过很久,我现在简单谈一下。在来中国之前,我们已向4个国家提出要求。当然我们也向中国提出过,向日本、英国、法国都提过。中国政府是愿意帮我们这个忙的。下个月四个非洲国家召开财政部长和交通运输部长会议时,将做出最后决定。我访问巴基斯坦时,阿尤布•汗总统也表示有兴趣,还有日本英国法国……”周恩来问:“英国、法国、日本私人公司是投标还是合作,有没有和你们商量?”赞比亚的财政部长代为答道:“这些私人公司的出发点是利润,他们想同我们缔结合同,帮我们提供设备,他们可以赚钱。我们认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赚钱的事情,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发展规划。”卡翁达说:“总理先生,我想了解一下你们政府的态度,我遇到尼雷尔总统时,谈到过我想了解一下中国政府在帮助我们方面的意见是什么?” #3$$#%%%%%%%6$

周恩来很客观地评述着:“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还得在坦桑尼亚修完之后,才能把机械运到赞比亚去。我估计你们的修路机械也不多。而我们和南非等几个国家没有任何联系。我们必须沿着坦桑尼亚的铁路修上去,才能把机械设备运进去。”卡翁达:“赞比亚境内那段线路应短一些。”周恩来:“我们要等阁下问一下尼雷尔总统的意见。我们和尼雷尔总统谈过多次,答应帮助他修,但具体事项还要进行实地考察。我们愿意帮助坦桑尼亚修,也愿意帮助你们修。因为这是支持非洲民族独立的事情。"他稍停了一会儿,提高声音说:“我们考虑这条铁路时,是把坦桑尼亚和赞比亚连在一起考虑的,不然,那不就半途而废了吗?只要两国总统下决心,我们愿意承担对这条铁路的投资,并派出人员进行勘察。” 卡翁达脸上荡起笑意:“我不可能要更多的了。在目前阶段,你们愿意帮助我们修建这条铁路,完全满足了我们此行的目的。总理表示可以帮助,我们的问题就是下一步怎么做了。”卡翁达访华后,坦、赞两国政府很快组成代表团来北京商谈有关修建坦赞铁路的事宜。 #3$$#%%%%%%%6$

1967年9月,三国政府代表团进行了会谈,并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政府、赞比亚共和国政府关于修建坦赞铁路的协定》。至此,中国援建坦赞铁路这件大事就算最后确定下来了。陈毅派将军大使去督阵坦赞铁路施工使中国付出了重大代价。坦桑尼亚和赞比亚地形复杂,给施工造成许多困难。周恩来一再指示要加强机械施工,无奈中国设备落后,大部分时间还是以“人海”战术取胜。在施工高峰时,工人达到两三万。那时,美国人正在修的那条公路,有一段几乎与坦赞铁路并行,不远处便有公路与铁路的交叉点,谁抢在前面,谁将占便宜,同时某种心理的东西也在起作用……周恩来与陈毅再次商议,要派一个得力的大使去加强对施工的领导。陈毅提议让仲曦东去。他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解放前夕,他在烟台和美国人谈判,把美国人“谈”得一筹莫展。前两年又在捷克当过大使。谁都知道,陈老总不搞本位,他来外交部不带一个“华东”的人,而仲曦东却是破了一例。 #$$$$$$$$$$$$$$$$$$$$$$$$%

陈毅又顾虑起来:“可他正在挨批斗啊!”“告诉造反派头头,国事当前,放人!”周恩来心里火急火燎。邓颖超也很关心此事,跟仲曦东的夫人刘锦琳说,非洲的“小咬”特别多,要多带点清凉油……仲曦东一到非洲,一头扎在铁路上。他在部队,是个说作15分钟报告决不讲16分钟的政委,如今他还是一股军人作风,既较真儿,又雷厉风行。他起早贪黑地巡视铁路,热了,跳进河里洗个澡;饿了,在工地食堂抓根油条,边走边吃。有一次吃了根油条感到胸口堵,司机以为噎住了,在背后给他捶,不管用,仲曦东直起腰说:“不要紧,走,到下面一个点去看。”他一直坚持行了600多公里,才返回首都达累斯萨拉姆,那时病情加重。使馆没有医生,第二天早上用直升飞机送到医疗队做心电图,发现是广泛前壁心肌梗死————心脏已到了危险的边缘…… #3$$#%%%%%%%6$

陈毅得知消息后,立即派北京阜外医院的心脏病专家陈再嘉去抢救。无奈当时飞机不能直航非洲,只能由巴基斯坦航线转。怕误事,陈再嘉就在北京打电报指挥就地抢救……仲曦东病情稳定后,知道中国铁路已赶在了美国公路前面,宽慰地笑了。1976年坦赞铁路投入运行。正因为中国人民竭尽全力,援助了非洲人民,而非洲人民也支持了中国人民的斗争。所以,当中国重返联合国时,毛泽东风趣地说,是“非洲朋友把我们抬进联合国的”。

www.18art.com

经济引擎
(图)坦赞铁路坦赞铁路

坦赞铁路是中国在70年代援助非洲的大型项目之一。这条连接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的铁路长约1860公里,如今该地区已经相当繁忙,加之这一地区矿藏资源非常丰富,成为中国不断扩展的经济利益的一部分。货车满载各式中国商品,从电器到纺织品,给当地人带来便宜的商品。另一方面,铜、钴及其他矿产品则被运往中国,保证这个亚洲经济巨人的需求。

#$$$$$$$$$$$$$$$$$$$$$$$$%

经济社会研究会的主席奇丽舍·穆兰甲指出,当年在计划修建这条铁路时,西方人认为这个项目非常不划算。不过中国当时的目的,是为了交到更多的朋友,因此他们决定修这条路。今天他们(中国)正在从坦赞铁路得到经济上的回报。

www.18art.com

在1970年至1976年间,中国为此条铁路的建设提供了大量的无息贷款,使之成为当时中国最大的援外成套项目之一。如今,这条铁路已经成为中国的样板工程,主要车站都是带有中国色彩的水泥结构。这个项目让中国在外交上也受益良多,赞比亚和坦桑尼亚在“一个中国”问题上从未动摇过。近年来,坦赞铁路日渐重要,成为东部和南部非洲近20个成员主要运输线。坦赞铁路的管理者说,随着非洲各国的政治形势进一步稳定,这条铁路将更为重要。官员们称这条铁路的影响力已经波及布隆迪卢旺达 www.18art.com

鲜为人知
(图)坦赞铁路坦赞铁路

自坦赞铁路建成交工、中国筑路大军班师回国后,为顺利执行中国与坦、赞政府间的铁路技术合作协议,整整30年间先后又有多达近3000人次的中国铁路专家来坦、赞两国工作。在坦赞铁路达累斯萨拉姆站的办公大楼里,除了坦桑尼亚和赞比亚两国管理者的办公室外,还有一个中国办公室。

#$$$$$$$$$$$$$$$$$$$$$$$$%

时而看看手中的报表,时而核对电脑里的资料,第12期中国专家组组长杜坚认真监督着中国政府每年对坦赞铁路运营所提供的无息贷款的使用情况。已经61岁的杜坚1969年起累计在坦、赞两国为坦赞铁路先后工作了18年,他在国内绝大多数工作时间也与这条铁路紧密相连。坦赞铁路是中国政府和人民在非洲大陆上最大的援助项目。迄今,坦赞铁路已累计运送了近2500万吨的各类货物,运送了4000多万名各国旅客,逐渐成为东非乃至东南非洲铁路运输系统中重要一环。

#$$$$$$$$$$$$$$$$$$$$$$$$%

在达累斯萨拉姆港口区,当年住满中国铁路建设者的“中国大院”现在已是人去楼空,只有其中的一栋房子里还住着中国专家组。然而在大院的一角却不时地传出酷似铁木工车间的响动。“这是我们中铁建的铁件和木工车间在生产加工工程所需零部件,”中国铁路建厂工程集团坦桑尼亚公司总经理包庆连介绍道中铁建是当年承担为坦赞铁路沿线设计建设车站和货场的中国建设部门,随着铁路的正常运营,公司的主体早已返回国内,留守的少数工程技术人员逐渐转向承包建设坦桑尼亚工业和民用建筑。靠着苦干加巧干,中铁建从承揽几万美元的零碎小活逐渐发展到承接数千万美元的大工程。目前,中铁建已发展成为外资在坦桑尼亚最具实力的工业和民用建筑承包公司,被坦桑尼亚总统和总理推举为工业和民用建筑行业的“龙头企业”。同时,它也是外国企业在坦桑尼亚创造就业机会的典范,该公司下属的坦桑尼亚常备合同工人就有5000人左右。 #$$$$$$$$$$$$$$$$$$$$$$$$%

在距离达累斯萨拉姆西南24公里处,坐落着中国援坦专家公墓,坦赞铁路从其附近通过。公墓内安葬着69位援助坦桑尼亚国家建设而殉职的中国专家、技术人员和工人,其中47位在修建坦赞铁路时牺牲。在修建坦赞铁路中,中方共有65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除一名牺牲在中国赴坦桑尼亚的客轮上外,还有17名安葬在赞比亚。他们之中,年龄最小的仅24岁。 www.18art.com

公墓打扫得干干净净、陵园内草坪修剪得平平整整、墓碑维护得整整齐齐。在公墓建成后,中国政府还专门责成中国成套设备进出口总公司坦桑尼亚办事处负责中国专家公墓的日常维护。每逢清明时节,办事处都会准备白色和黄色的玫瑰,邀请所有在达累斯萨拉姆的中国人到公墓为建设坦赞铁路殉职的中国专家扫墓献花。办事处负责人李麟说:“他们为了国家利益工作在异国他乡,又埋骨在异国他乡,永远都回不了家了,我们身在坦桑尼亚的中国人,难道不应该替他们远在中国的家人和朋友到墓前看一看、献上一束鲜花吗?”坦桑尼亚总理洛瓦萨在陪同中国政府总理温家宝到中国专家公墓祭奠时曾动容地说:“这里就是为坦桑尼亚、为坦赞铁路而献身的中国人远离家园的家。” #$$$$$$$$$$$$$$$$$$$$$$$$%

参考资料

[1] 西祠网 http://www.xici.net/u13456689/d69739220.htm

www.18art.com

附件列表


1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坤宁宫    下一篇 埃勒凡塔石窟

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